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文     English
今天是2013年5月31日 星期五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经济快讯

  经济快讯

  十大园区招商新模式!

  

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产业园区也将进入招商引资发展的崭新阶段。在现阶段,传统三板斧式的招商引资模式已经远远不能满足新形势下的竞争要求,暴露出诸多的问题,而一些园区招商创新模式开始陆续出现,冲击着既有的传统园区模式,引领着全新的园区招商引资范式。

 

一、园区PPP模式

 

园区PPP模式,就是政府与社会资本基于产业园区这个公共服务产品的开发运营进行高度合作,以更具活力的完全市场化的手段提升产业园区的运营效率,以平台整合的思维与路径去进行软硬件的搭建,以及产业的集聚与服务,并从园区的长期运营之中获取合理收益的模式。

 

这种模式的开发区通常确定一个较长的运营期限,划清政府与市场边界,严格界定好角色权益,使有能力、专业化的园区运营商、服务商成为参与产业园区市场化运营的重要力量。随着政企双方的利益诉求捆绑在一起,趋于一致,就能够各显其能,勠力同心于产业园区的整个生命周期之中,着眼于长远的规划和稳定的运营,从开发到招商到城市与产业运营,制造多个发力点。

 

案例

 

华夏幸福的产业新城PPP模式已经被财政部和发改委等多个层面所认可,并在全国乃至全球进行复制,根据统计,从2016年到2017年,华夏幸福中标的PPP项目达到64个,运营园区总面积达到1957平方公里,中标金额达到3509亿元,占全国累计PPP项目成交总金额的比重近4%。从广义维度来看,这种政企合伙进行区域产城开发运营的模式乃大势所趋,无可争议。

 

二、基金招商模式

 

想要在当前国内激烈的招商引资竞争中分得一杯羹,无异于“虎口里夺食,狼嘴里抢肉”,光有勇气和魄力,光是腿脚勤优惠大,已经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优势了,传统粗糙、低效的坐地招商行将就木,新时期的园区招商,还真得需要一些技术含量和资本含量。目前,国内已经有很多产业地产商和产业园区在充分利用资本的催化和杠杆作用,探索出了一种产融结合的园区基金招商新模式,这几乎已经成为了产业园区招商的一种标配。

 

案例

 

2017年,广州市通过国有投资平台凯得科技成立一支投资基金,对GE全球医疗生命科学板块最重要的合作伙伴百济神州的生物药项目进行投资,推动其落户中新广州知识城。在该项目的22亿元投资当中,百济神州自有资金只有2亿元,其余20亿元则是基金股权投资、股东贷款和银行商业贷款。按照广州市政府的话说,这种方式就是把财政资金注入国企,再以合资模式与产业形成“命运共同体”,既给落户企业解决后顾之忧,吃下定心丸,同时这种重磅项目的回报率也是非常可观的,有助于这种政府投融资平台本身的转型。

 

三、投资营商模式

 

某种程度上,投资营商与基金招商本质相同,都是以资本手段促进产业落地进入园区,但在技术层面的具体操作、进入退出以及投资顺序方面有所区别。投资营商更强调的是战略上的协同,以产业落地促园区形成。

 

这里面不乏一些创新式的“产、融、园”结合模式大胆设想,是一个严密的“资本招商+资产增值+资本运作”的逻辑链条。第一步是收购相关的有潜力的企业,形成一个贯穿上下游的产业链,可以互相提供市场订单,形成紧密的价值链。第二步,与地方政府洽谈,开发产业园区,将这些企业投进去,并以其为核心,吸引更多的企业进来,形成聚变效应。

 

案例

 

华夏幸福在固安、霸州分别斥巨资建设第6代AMOLED面板生产线项目和AMOLED显示模组项目,目前,华夏幸福掌门人王文学已经将AMOLED概念产业置入了刚刚易主“华夏系”并且基本清壳完毕的上市公司黑牛食品中,黑市食品还联合知合资本共同设立发起了百亿级的“河北新型显示产业发展基金”。

 

2017年12月21日,王文学又通过知合控股旗下的拉萨知合创新科技有限公司收购浙江合众新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就是一次典型的投资营商,而此前,知合创新已经控制了一批具有新概念的汽车链条上下游公司,这对其在全国产业新城与“汽车小镇”的打造和落地投资额收益大有裨益。

 

四、众创孵化模式

 

这是一种完善园区闭环生态的做法,目前很多政府园区平台都在这样操作,仅仅依靠外部招商,逐渐空间逼仄,而很多众创孵化空间出来的企业又会大量流失到外部去,以“众创孵化+园区招商”,就是成为一种生态闭环式的对接模式——很多早期的初创团队在众创空间和孵化器中成长起来,水到渠成地落户在园区当中,从而解决了园区这个生态森林良性循环的问题。而这种模式,又可以和前面的基金招商模式与投资营商模式结合起来,效果更佳,更持久。

 

案例

 

张江高科从2015年开始推出了“895创业营”,以目前拥有的近10万平方米孵化器,通过国内国外、线上线下平台,汇聚优秀创新项目,“895创业营”已经成为园区培育优质种子、聚集新兴产业潜力的摇篮。

 

截至第四季开营,张江高科已从国内外海选项目800个,入营项目130个,项目总估值超过80亿元,获风险投资30多个,获信贷授信10家,陪练阵容超越百人,投资机构可投资总额超过100亿元。张江高科同时引入硅谷天使基金会、中以创新孵化中心等与园区项目对接,为园区培养本土引擎储备了“好苗子”。

 

五、双向对流模式

 

顾名思义,是指两个区域之间的商户资源双向对流互通,尤其在当前园区国际化的大潮下,这种双向对流模式越发有用武之地。中国的企业有走出去的愿望,国外的企业有走进来的想法,产业园区通过搭建平台渠道,促进中外企业双向互通的可能性,这种全新的招商模式能够达成互利共赢,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园区和企业在尝试,甚至还被成都高新区提炼为“TSPPP——全球科技园区命运共同体”。

 

案例

 

2018年1月25日,成都高新区在瑞士达沃斯论坛上代表中国园区提出了“全球顶级科技园区合伙人计划(TSPPP)”。这个计划响应的正是一年前习总书记在达沃斯论坛上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希望打造一个链接全球顶级科技园区和创新区域的国际化网络平台。

 

这是中国产业园区第一次系统性地明晰阐述打破物理和地理边界,形成一种全新的“系统集成、联动发展”的网络化园区模式,致力于更好地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实现国内与国际的互动合作、对内改革与对外开放的相互促进。这其实也就是全球化资源配置背景下的中国园区3.0版题中之义。

 

六、反向操作模式

 

这是一种专门针对于商贸物流这个领域的创新式招商玩法。我们知道,一直以来所谓的商贸物流城,都是一种变相的商业地产形态,打着产业集群的名义在卖商铺,但是卖完了商铺以后就成为了鬼城,物流、生活、生产配套都是严重不足,商贸和物流之间是严重脱节的。这也是很多城市的一个招商馅饼变陷阱的尴尬局面。

 

而我们说的这个“反向操作模式”,则是先有物流仓储,真正有物流仓储需求的客户,可以以更便宜的价格拿到前面的商铺,构成一种“前店后仓”的形态,这个商铺的需求是实实在在而非投资投机式的,从而保证商贸和物流真正的捆绑在一起,有可能实现一种创新式的可持续发展。

 

案例

 

这个案例就是宝湾物流与母公司中国南山集团在合肥共同操作的项目——合肥宝湾国际物流中心。它打出的概念就是第五代物流园区——物流综合体,物流仓储和产业配套的比例达到5:5,先有仓储,再有商贸,这种倒推式的反向招商模式的确较为创新,理论上也的确能够解决以往商贸与物流貌合神离的痛点。

 

七、联合招商模式

 

所谓的联合招商模式,在商业地产里叫做“主力店”、“旗舰店”,不同的是,产业园区的主力店和旗舰店聚集的并非人气、人流,而是实实在在的产业链效应,这就让这个主力店、旗舰店本身就成为一个最强有力的招商工具。在一个产业园区当中如果能够有一个具有强大号召力的主力客户与运营商捆绑在一起招商的话,往往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前提是你能够找到这个主力客户,并且给对方带来真正的重大利益。

 

案例

 

最经典的大连软件园,就是一个典型的联合招商案例,“孙刘联盟”,孙荫环找到了东软的刘积仁,东软这个旗舰店强大的产业号召力,以及二者合办的东软学院,为大连软件园早期的招商引资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现在产业市镇运营商宏泰发展也非常注重使用这种联合招商模式,包括在湖北鄂州与顺丰合资建设机场与空港新城,在全国范围与中航通飞联手打造通航小镇等;而政府性园区也越来越擅长使用联合招商模式,例如青岛开发区,就和中电光谷、海尔集团等,建立联合招商小组,制定联合会议机制,共同筹划研究项目,共同赴外地开展定向性的主题招商,也取得了十分不俗的效果。

 

八、整体搬迁模式

 

一般来讲这种从城市中心向城市周边整体迁移的模式可遇而不可求,真的需要在政策口和市场口都有相当的把握才可能做到,而一旦成功,这其中的红利可非同小可,尤其在产业新城领域的华夏幸福、宏泰发展和商贸物流领域的华南城、卓尔集团,都曾经在这股潮流中获益匪浅,它们能够走向资本市场很大程度上是受益于这种整体迁移模式的红利。

 

案例

 

现在最当红的雄安新区,采取的就是这种整体迁移模式,据说已经有近百家央企将要浩浩荡荡的迁往雄安新区,当然这种整体迁移的招商模式是绝对复制不了的。另外,还有北京的60多家生物医药企业搬迁到沧州临港经开区内的“北京生物医药产业园”;北京大红门地区服装批发市场、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向廊坊市的永清开发区国际服装城和固安开发区国际商贸城等地搬迁转移;武汉汉正街商户向卓尔的汉口北市场整体迁移等。

 

九、“互联网+”模式

 

一直以来,如何利用互联网推动产业园区招商与运营模式的创新转型,是很多具有前瞻性眼光的产业地产运营商在积极探索的课题,也是大有可为之处。

 

长期以来,企业选址受到产业氛围、优惠政策、人才资源、配套服务等多重因素影响和制约,互联网的出现,让企业能快速、全面、准确地掌握相关信息,在一定程度上有效降低风险,提高选址效率。然而不容忽视的是,产业地产仍然具有交易金额大、交易周期长、交易因素复杂、成交率低的特点,这也决定了其不同于传统消费品+互联网的运营模式,仍需不断创新、改进、丰富、完善。

 

案例

 

2016年,东湖高新正式运行其“互联网+”招商运营模式,建立信息释放、筛选、跟踪、反馈机制,通过集团/项目信息的二级筛选、匹配,打造企业大数据平台,利用互联网载体形成从前端至终端的管理体系,实现招商与服务的信息化、系统化、全国化。数据显示,全年通过该体系共成功吸引跨区域落户企业62家、服务园区企业400余家、专业应答2000余频次。

 

按照东湖高新董事长杨涛的意见,“园区互联网招商虽然成交转化率还没有那么高,但是运行效果已经大大超乎我们的预料,是很有上升潜力的。”

 

十、众筹众包模式

 

这是一种新型招商模式,通过各个社会资本方(以产业地产运营商为主)结成一个优势互补、同气连枝的联盟形式与地方政府进行对接,由此能够有更好的议价能力,从而以更优惠的政策、更低廉的地价来锁定更优质的产业园区或特色小镇资源,然后根据需求和各自优势在内部进行分配,并以一种“众筹、众包、众建、众享”的模式,让每一个资方能够对自己所负责的单元进行最有效的资源导入和开发运营。

 

这种类似于“阿米巴”式的招商承包责任制,不仅将以往难度重重的总体招商化整为零,降低难度,还能够最大化激活每一个资方的积极性,相当于将整体资方的全国或全球产业资源进行整合嫁接,促进整个园区或小镇的招商运营效率提升。

 

 

来源:赢城智库